获得了北京市胜利杯环城赛的冠军 即墨撤市划区 美公司接白宫订单

回望60年前北京春节环城赛 前六名奖励绒衣绒裤 1956年首届环城赛   60年前的1956年,农历大年初四,天安门广场人头攒动,随着一声令下,1400余名长跑爱好者冲出起跑线,第一届北京春节环城赛就此拉开大幕。   这项赛事是北京国际长跑节的前身,因种种原因,这项赛事已阔别春节27年之久,逐渐淡出京城百姓的记忆。当年的亲历者虽已年过花甲,但谈及这个“节日盛事”,仍历历在目。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今天下午,在河北香河的中信国安第一城将举办半程马拉松活动,以纪念这项传统赛事。 王加强在2005年收藏的环城赛老照片   赛事 曾因人数多分仨赛区举行   第五届公园半程马拉松北京公开赛中信国安第一城站暨北京春节环城赛60周年纪念跑,将于今天下午在河北香河的中信国安第一城鸣枪开跑。该赛事由北京市体育局、市体育总会主办,也为纪念停办27年的北京春节环城赛。   上世纪50年代,毛主席向全国人民发出“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号召。在没有更多娱乐活动,且物质条件贫乏的年代,一双球鞋、一套运动衣就是当时最奢侈的装备,跑步成为人们最易于从事的体育活动。提起北京春节环城赛,不少年过花甲的老北京都记忆犹新。过去每逢农历正月初三,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少涌上北京街头观看这项体育赛事,它曾是北京人过年必不可少的一个“节目”。   北京市体育总会负责此次纪念跑活动竞赛工作的窦燕鹏介绍说,最初的北京春节环城赛,组织工作还不够完善。如沿途的补给、卫生间数量不足等,但这却是北京国际长跑节的雏形。 北京春节环城赛跑徽章   法制晚报记者发现由于种种原因,这项曾经的传统赛事,早已经淡出北京市民的记忆。   1956年2月15日(农历正月初四),1450名长跑爱好者从天安门广场出发,经西单、平安里、张自忠路、东单,再回到天安门,全程13300米。这便是由《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7家新闻单位联合创办的北京市胜利杯环城赛,也是当时全国最大规模的群众性长跑赛。1957年,这项赛事更名为北京市春节环城赛,并将比赛日期确定为每个农历新年的正月初三。   1961年到1963年,北京春节环城赛停办了三届,1964年得以恢复。1965年,春节环城赛参赛人数达到7319人。为确保安全,不得不分为三个赛区同时举行。1966年,参赛人数控制在1500人以内,通过选拔赛的运动员才有资格参加天安门开跑的正赛,那一年有两万多人参加了选拔赛。1967年到1971年,春节环城赛再次中断,直到1972年才恢复。   这项赛事延续到1989年,由于经费、交通等原因,北京春节环城赛被改为春季长跑赛暨北京国际长跑节,不再安排在春节期间举行。自此,总共举办了24届的北京春节环城赛成为京城百姓一段渐行渐远的回忆。如今许多当年的亲历者,或年过花甲、或已与世长辞。 1978年赛跑纪念奖状   回忆 当年比赛是“节日中的节日”   从1958年第三届开始参赛,市民王加强便是北京春节环城赛的常客。2004年,他还牵头创办了北京春节环城赛跑俱乐部,把昔日的元老级“跑友”聚在一起,定期组织活动。如今王加强已是74岁高龄,虽然已很少进行长跑运动,但他热衷骑自行车,而且烟酒不沾,身体十分硬朗。   王加强老人回忆说,上世纪50年代,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低,春节的活动也比较单调,“就盼着吃点儿好的、逛庙会、放鞭炮”。但对于长跑爱好者来说,春节却不仅如此,“有环城赛呢,那可是节日中的节日”。1956年的猴年正月初四,北京市胜利杯环城赛跑开赛,这是春节环城赛跑的前身。运动员来自四九城,拿户口本、体检证明,去所在单位报名参赛。   北京市第一任体委主任柴泽民在天安门广场鸣枪发令,运动员争先恐后由长安街往西跑。沿途观众敲锣打鼓、鸣放鞭炮、摇旗呐喊,跑回终点天安门广场的参赛者,每人都获得了一枚纪念章。王加强老人家中,就收藏了一枚1956年比赛的纪念章。   2005年,王加强对于这项赛事仍念念不忘,他从新华社以800元 幅的价格,买了五张环城赛的老照片,装裱好挂在家中。照片中领奖台上的参赛者,他都能一一说出姓名。今天下午的纪念活动中,王加强将以快板儿的形式介绍春节环城赛的历史。   前六名的奖品是绒衣绒裤   1956年2月15日的首届环城赛,来自长辛店机车车辆厂的技校教师张威,从1450名参赛者当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北京市胜利杯环城赛的冠军。但记者在寻访中得知,张威老人已经离世。   几经辗转,法制晚报记者找到了首届比赛的第13名,现年82岁的赵亮老人。赵老当年是一名长跑爱好者,他总共参加了四届春节环城赛。1957年第二次比赛,他的成绩提升至第5名,那一年有1326名选手参赛。1958年他获得第6名,1964年获得第5名。随着年龄增长,赵亮逐步退出了高强度的比赛,但锻炼身体的习惯保持至今。“我每天都慢跑半个小时,或者长走10到20公里。”   赵老回忆说,当年环城赛在北京的影响非常大,老百姓都在路边围观,积极为选手加油助威。他提到,参赛是单位帮着报名,比赛服装、回力鞋都是自己准备,组织方发放胸前、后背的布面号码。“比赛前六名的奖品是一套绒衣绒裤,还有奖状,但没有奖金。”赵老说。   由于四次参赛都名列前茅,赵老所在单位的厂报对他做了宣传报道,他的奖状被厂里拿去展览,“结果被人弄丢了”,这让赵老非常遗憾。   文并摄 记者 崔毅飞 新闻观察员 范纪萍 制图 周建文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