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头一棒 白人男辱骂华裔女 杨童舒豪宅被毁

  当头一棒

  “在编”老师:年终奖绩效奖都没有

  到张澜职业技术学校上班几个月后,李洋和同一批考试进该校任教的老师渐渐发现,自己的待遇和处境与事业编制教师不一致。

  “2016年10月入职到今年1月,一共发了3个月的工资(总共)7000元出头,事业编制工作人员工资应该是当地信用社来发,但我们都是通过商业银行发工资。不仅如此,年终的目标奖、绩效奖也没有。”李洋说,自己虽然签的事业单位聘用合同书,但待遇却完全和民办学校的普通招聘来的老师无异。

  之后,李洋无意之间发现了一份2013年《关于西充县职业中学教职工分流的请示》的文件以及各个部门的批复称,该校教职工已经被妥善分流。李洋瞬间觉得有一种“被坑”的感觉,“”(怀疑)原来这个西充县职业中学早就不存在了,现在只在县党校占两间办公室,没有校园、没有学生、没有老师,当初招考的这所学校其实根本不存在或者说‘名存实亡’。”

  “我们一周是二十几节课,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多,享受的待遇根本不是事业编制的待遇。”李洋说,自己也想过辞职,可是签订的合同服务期是五年,辞职将面临交1万元违约金。2016年底,李洋将自己和其他老师的情况和诉求反映给了四川省信访局官网的省长信箱。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