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闲下去 c罗解禁复出 劝退小三暴利生意

钢铁寒冬中的小确幸|线材|钢铁_新浪财经_新浪网   21世纪经济报道政经版记者 王峰   来自河北迁安   春节前后,华北地区的空气很好。我的老家是北京旁边一座以钢铁业出名的小城市,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还未进城,远远地就能看见蓝天下一丛丛冒着白烟的大烟囱。   钢铁业曾在几年前给这里带来了繁荣。暴富老板奢侈生活的传闻、鳞次栉比的高层楼盘、跑满豪车的宽阔马路曾充斥这个县城。现如今钢铁业下行,钢铁厂亏损经营、房价腰斩库存难清、人们收入减少消费减弱也成了这里的新常态。   钢铁业曾重塑了这个小地方,现在也重创了这里。1980年,这里全县工农业总产值只有7.67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不足百元。21世纪初,这里炼出了第一炉钢,从此一发不可收,迎来了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   2010年,这个县级市的财政收入是65亿,2011年达到78亿,2012年达到91亿,但是到了2013年回落到76亿,2014年回落到67亿。与此同时,2010年时,矿业和钢铁创造的GDP占到90%多,现在则下降到70%。   一   可是在经济的寒冬之中,也还是有些小确幸。2015年底,一家年产500万吨的钢铁厂全面停产的消息引起轰动。这家钢厂深陷钢铁业不振的泥淖,已减产经年,有朋友告诉我,全面停产前,500万吨的产能只有70万吨在产。   最近的消息是,这家钢厂准备在春节后复产。不管是恢复生产还是如传闻中的走向破产,对这座钢铁城市都并非纯粹的坏消息。如果恢复生产,6000多职工可以避免失业噩运,曾经因为讨要欠薪爆发群体事件的风险就能减少。如果选择退出、破产,那么这里将减少一大块过剩钢铁产能,要知道,2014年,这里的产能化解工作可以用稳妥形容,全年压减了炼铁产能104万吨,炼钢产能209万吨。   事实上,钢铁业并非只有产能过剩-钢价断崖-钢厂亏损-员工分流这样一条逻辑。我的一个朋友春节假期一天都没有休息,一直在工厂里加班。他的单位是一家大型钢铁集团的铁合金厂,2015年盈利300多万。这些盈利本来对这家大集团来讲连九牛一毛都称不上,但在现在的形势下却难能可贵。   我的朋友对我说,“铁合金厂不管产量再小,工艺再简单,但对于钢铁厂来讲,也属于下游的加工链条。这意味着原来只进口矿石炼钢的钢铁厂在向产业链延伸,本来这块钱以前是被别人赚的”。他还告诉我,产能是现在四倍的二期工程已经在准备之中。   这的确是形势所迫。几年以前,钢铁业如日中天的时候,还是这家集团的高层,曾以为专营低端的线材产品在市场里分一杯羹“就够了”。   在我的老家,还有其他被地方政府树为标杆的钢铁加工企业。比如一家薄板科技公司,这里有一条80万吨全流程冷轧生产线和一条20万吨镀锡板生产线,可以将钢带加工成薄如纸张的超薄带钢,应用于电子、建筑、汽车等领域。   每隔一段时间,这里的八色印铁生产线就要迎来几拨外来参观的客人,这条可以在铁皮包装上直接用八种颜色印刷的生产线据说亚洲只有两条。薄板公司的所有者以前经营铁矿和选矿厂,此后先人一步进入钢铁加工业,收购了一家制管厂。但是,现在印刷后的成品可以卖到9000多元一吨,相比卖钢管,一吨仍然能将收入翻上两番。   二   转型是这个小城产业最热烈也是最迫切的呼声。春节前举行的市委全会上,2016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刚刚被明确:地区生产总值增长2%;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6.2亿元,增长3%。   这已是经济下行形势下的稳妥之举――2015年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的预期增长率为5%。   我的一个朋友也打算在春节后结束赋闲,他从这个城市经济沸腾的顶点,也是未曾预料的经济下行的起点开始蛰伏了两年。赋闲期间,他本来想给当地的钢铁厂拉料,因为钢铁业创造的财富有目共睹,还曾想办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因为城市改造使得原来的城郊农民获得大量回迁房用于抵押融资。   但他现在感叹,钢铁业断崖式下跌让关联行业同入冰霜,房地产库存过多也使房价较最高时跌去了约三分之一,无论是卖房还是租房市场都陷入低潮。   他觉得春节过后,不能再闲下去,我却没想到他准备重新主持管理家里的一座小造纸厂。“我也知道这是夕阳产业,高污染高能耗,可是在现在的形势下,选择自己最熟悉的行业能尽量保证风险最低”,他说。   “这个造纸厂的生死全在政策”,他说。他也曾遭遇多次政策危机,比如全市早就要求停止使用燃煤锅炉,为此专门召集这些企业主开会,推广天然气和生物质燃料锅炉,“但是只要停用燃煤锅炉,企业肯定没有利润,马上就得死掉”,他说。   那次危机最终不了了之,也许面临如此窘境的企业不止他一家,使得层层下达的命令在地方财政压力下稍稍让步,但这样的枷锁只会越来越多。最新的一个是,即将于夏天在这里举行的国际园林博览会,已经让各种停产传言甚嚣尘上。   转型是经济形势和雾霾形势的必然产物。“基本上这里的财政收入结构还是‘三分制’,矿山三分之一,钢铁三分之一,其他行业全部加起来占三分之一”,地方主政者说。“十三五”期间,这一经济结构将被发力调整为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42%以上。   但在我的朋友看来,他不关心整体的短期形势如何,“在这样的环境里历练一下是挺好的事,长远来看,还是会好起来的”。   (编辑:林虹)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