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丽江古城还早200年,是个清净的纳西族古镇

丽江古城的喧闹拥挤,迫使很多游客逃离,想寻找一处更加安静,有纳西族民族特色的古镇,静下心来慢慢的游玩。从丽江古城大研古镇向北约七八公里,有一个束河古镇。

束河古镇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也是纳西族先民最早的居住区之一,历史比丽江古城还要早200年。古镇上都是纳西族传统风格的老房子,多建于明清时期,石板路面,家家门前有流水。

从唐代开始的茶马古道,持续了千余年。来自云南西双版纳那,普洱一带的茶叶,经过大理,丽江,到达西藏拉萨,然后继续前往尼泊尔,印度。马帮文化为这座古镇留下了深远的影响。

村寨旁边有一座聚宝山,这是一座山峰下的村寨。相比丽江古城,这里安静很多,曲折的街巷里游客不多,更适合慢慢的逛。

束河古镇比丽江古城开发的晚,许多村民家的房子改建成了客栈,一家挨着一家,住宿和吃饭都非常方便。

束河是丽江的毛皮交易集散中心,这个古镇上有许多制作毛皮能工巧匠。

纳西族先民跨过金沙江,从大雪山南下进入丽江坝子,就是在旷野上创建了他们早期的文明。束河、白沙一带是纳西族先民最早的聚居点,也是木氏土司的发祥地。

束河也有一个四方街,跟丽江古城一样,是古镇中心的一片方形广场,古镇四周全是商铺,这是古镇的商业街。

古朴的木板房,暗红色的油漆,还有安静的店铺,生活着的老人,一切都那么的自然。

入夜后,酒吧街成了最喧闹的地方。

【荷兰代尔夫特】 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



如果要在脑中构想一副足够田园的画面,会有哪些要素呢?房屋,河流,蓝天,白云,牧场,风车。小的时候美术课上总会用最简单的线条描绘这样的乡村田园风光,然而长大了才惊喜的发现,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存在,就在欧洲,就在风车吱吱呀呀旋转的荷兰。这样的美景很简单,然而越是简单纯粹的风光越能打动我们时常感到焦虑和疲惫的心,而真实的荷兰却比纸上绘出的精致许多,这里带给旅人的惊喜之处就在于,他是简单和精致的结合体,令人流连忘返,难以忘怀。


 

荷兰的精致似乎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融入了这块土地的细枝末节,连游人不常光顾的小城也是如此。代尔夫特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这座小城在海牙和鹿特丹之间,因为有着两座高等学府所以又被称为知识之城。荷兰本就历史悠久,从海上马车夫的征伐到如今沉淀了岁月之后的从容大气,让这座小城独具气质。从世纪开始,几百年的时间里代尔夫特将古老的运河和石拱桥凝聚成独属于这里的田园气息,这里的风景就像这里出产的蓝陶一样精致。在这座多年的小城深处,能跟着古老的运河回溯历史,和相爱的人牵手走过别致的石拱桥,身边有静静的流水和葱绿的大树,有偶尔嬉戏而过的水鸭,低头便是角落里都盛开着的色彩缤纷的花朵,当然还有弥漫在空气里的郁金香香气,映衬着湛蓝的无需滤镜修饰的纯净天空,一切都是安静而美丽。


 

漫步荷兰代尔夫特,走过老教堂,新教堂,市政厅……代尔夫特当真是一个干净清爽的小城,没有太多嘈杂的属于现代城市的噪音和车水马龙的喧嚣,有的是广场上不时传来的动听的钟声,让这座倒映在运河中的古城又多了几分悠扬的味道。有大街小巷充满奇思妙想的精美店铺,还有点缀在门口和路边的花花草草。即使是小街小巷走进去,也总能发现不一样的惊喜和景致。古老斑驳的墙壁上留下的是岁月的痕迹,点点滴滴的细节都能透露出这里的居民对于生活的热爱。是属于生活的味道,可是这里的人们好像真的把生活过成了一首小诗,缱绻又恬静。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一直留在这样的小城里生活,看云卷云舒,日出日落,好不惬意。


 

 

为这座小城平添诸多色彩的除了这里悠久的历史,精致的景色,深厚的文化积淀,当然还有这里最具有特色的蓝陶工艺制品了。荷兰代尔夫特蓝陶厂是世纪的时候,因为荷兰东印度公司带回的中国瓷器风靡荷兰而在本土应运而生的生产厂。当时中国的青花瓷因着具有鲜明特色的蓝白色调设计使人眼前一亮,受到欧洲人尤其是是皇室的欢迎,所以在那之后荷兰的制陶工匠们使用当地的黏土重制中国瓷器并加入自己的设计,就有了现在的代尔夫特蓝陶。在年的时候荷兰王室就将该工厂更名为皇家代尔夫特蓝陶工厂。虽然已经是现代工业相当发达的时代,但是这里的每一件陶瓷仍旧是传统手绘制作,极其精美细致的图案被用心勾勒,即使是体积很小的瓷器物件上也能见到栩栩如生的图画,有着青花瓷的味道,更有着荷兰这方土地独特的风情和韵味。而且来到这里的游客也可自己体验制作蓝陶的过程,带上一件自己亲手绘制的蓝陶回去,应该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世外桃源的一样的地方,“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诗意生活好像在荷兰的代尔夫特完全能够实现。因为这里的蓝天,这里的蓝陶,代尔夫特给人一种带着蓝色宁静气质的感觉,这种蓝调气质与忧郁无关,而是一种宁静致远的怡人惬意。“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诗和田野。”而这样的生活,就在荷兰的代尔夫特了。




 

 

 

 

 

 

 

富商耗重金建美丽绝伦花园却落得穷困客死异乡下场



 

 

  天还没亮就带着?胧的睡眼游览了建水古镇的朱家花园,对于建水这个地方的陌生不仅仅是单纯的不了解,而是闻所未闻。云南每回带给我的印象都是截然不同的。据说,建水就是古代的临安所在,这个小县满街的古建筑朴实得如同古装剧内的场景,行走在石板路上,每一步都是前人足迹,这里实在不适合走马观花,太多太多的历史值得咀嚼,太多太多的前尘逸事能深刻感知。

  我们到达朱家花园时,天还没全亮,当时大家都挺郁闷游花园为什么要起个大早,可是当进入这座如红楼梦内的大观园般诺大庭院时,一下子代入其中,清晨的安静让原本幽雅的庭院更显清雅,层出迭进的院子错落有致却井然有序,小姐绣楼虽然倩影无踪,却余香犹存。整座大宅的建筑考究得让人震撼,不亲临其境难以相信这样的古代豪宅竟出现在云南边陲之地

  追溯起这大宅子的家族起源可到明代,朱家先祖从湖南麻阳迁徙到云南建水,定居于西庄坝西高伍,于明末清初又移居到白家营村,并诞下两儿子分别名为子卿,永祜,数代一直以经营茶叶丝绸的小本生意为生。

  就在朱永祜出生不久,朱父在流寇之难”中去世,自此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所幸朱永祜为人恭廉孝敬,又诚实谦和,因此虽家境清贫倒也安逸。到了朱永祜儿子朱广福一代,举家又迁到建水老马坊村,并开始盖房置业,家道中兴,朱广福更涉足锡矿业,购买矿山,兴建厂房成了滇南的锡矿业东家。

  朱永福出世后,其子孙朱成章、朱成藻兄弟(朱广福之子)及子侄朱朝琛、朱朝瑛、朱朝琼、朱朝瑾等两代人先后进入仕途,涉足官场,自此家业更兴旺,家族业务更开始走向国际,开设商贸进出口公司,贩卖锡锭和云南特产。光绪年间朱家已是滇南富绅,除了蒙自的总公司外,同时在香港,昆明,建水,河内设立了分公司,家道进入了全盛时期。

  而朱家花园就于此时开始兴建,当时的朱家最不乏就是财力,可因为园子规模大,设计也复杂,因此迟迟未能完工,就在建到一半时,朱朝瑛因涉及个旧起义被迫逃亡海外,直到宣统年间才重返故里,朱家花园才又重新修建。

  可这座美丽的园子并没能给将朱家的荣耀保留下来,仅在朱朝瑛的政治生涯中就曾被抄家数次,最后也随着朱朝瑛的政治生涯惨败而易主,但却见证了朱家的百年荣耀,几许浮沉,从农家到富贾最后家道中落,从辉煌到陨落仿佛一帘幽梦,曾经咤叱风云的朱朝瑛最后落得客死他乡的悲惨收场。

  朱家花园在几经易主后,虽然很多地方已遭到破坏,但建筑主体仍然完好,经修复好重现当初的辉煌,而这个大家族的荣耀兴衰早已经被拍成电视剧集流传于世。

  当旭日徐徐升起,光影透窗入堂,阳光的温暖仿佛融化了这百年老宅的冷清,修复后的大宅镂金彩绘,染翰流丹如同全盛的往昔,除却只缺了少爷折扇摇,小姐步摇声。替之是骆驿不绝来自各方的游客如我们般,惊叹着惋惜着这曾尊荣一方的大家族淹没在历史更替的洪流中。

  庭院深深深几许,感叹蓄芳阁内的闺秀们精致却又郁闷的一生,锦衣玉食能否弥补狭隘的人生也未可知,与此相比,更享受世界的广袤,尽管露宿风餐,面迎骤雨狂风,能仰望星辰伴月悬空,能穿越高山河流,能蜗居简舍,能享受星级酒店奢华,那才是人生。